第十二章 石磨壁画

作者:火狼|发布时间:2019-12-07 21:56|字数:3324

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挡我们行动,飞檐走壁虽不是我的能力,但没有办法面对的情况下只能试试看。

“唐少爷有这个想法我很认同,不过眼前的情况已经很清楚,除非你能长翅膀飞过去,否则不可能让问题得到解决。”夏瑶伸手平静的说道。

这样的开口对我来说只是鼓励,激将法对我来说没任何意义。夏瑶知道我不会放弃才要反向提醒,而这种提醒也让我看到夏瑶有想法却不能什么都想到。

“办法总比问题多,豪哥,你打算如何出手?”小明问道。

这才是我应该面对的画面,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无非就是飞过去。墙壁也只有这么宽,能不能出手只有我们自己清楚。

我打出手势示意后,小明跟着点头道,“没问题,我在身后看着你,最好是能直接出手。有任何问题随时呼应,千万别让自己陷入到更大的麻烦中。”

小明对我的出手没有太大想法,我也没想过让事情变得更糟糕,随即上前一步。看着滚动的石球多少还是有点恐惧,一旦掉下去可是万劫不复。

经历过大场面,对此也没什么可怕之说,至少现在还不需要考虑周围可能存在的其他攻击。

后退一步助跑后直接一个强起双手撑住墙壁,双脚踢着墙壁往上快速跳动,高过石球半米左右,随即用力支撑着身子往前。

完全依靠着臂力在墙壁上行走并不是一项绝活,而是通过自身的锻炼来完成的一种行动。

我从小跟在父亲身边也学了不少拳脚上的功夫,唐家先祖留下的那套功夫一个不落的学来。

按照父亲的意思是为了继承,当然,干我们这行的要是没点拳脚功夫又怎能轻易在江湖里混。别说是一些老油条的攻击,就算下手也得听风识危险,功夫除了防身外,用在这行上还能提高警惕。

十年苦功今天总算是派上用场,撑着墙壁从石球上通过的时候似乎随时都能掉下去。如同虎口拔牙的凶险,我没敢让自己多看一眼。

紧咬牙关继续往前,水帘的出现看起来没有太多凶险,与我推测的结果一样。而现在的重点是如何才能让行动变得更可靠,当前的出手也仅仅只是为了防备石球的攻击,关闭水帘的机关又在何处?

“豪哥小心呀!”小明惊讶的喊过一声,我当时就稳住身子不敢再动。墙壁有点滑,手没能撑住差点让自己掉下去。

用力撑住墙壁的同时,双脚顶在墙壁两侧同样没敢出现动静。太过凶险的画面如果真出现更大的问题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当然,这只是个意外,还不能让我有想法。

冷静画面后继续往前,越靠近水帘的同时越是感觉到手滑,可能是支撑太久手心冒汗。

直到水帘前,清楚的看到水帘不断的往下掉去却没有任何水花。水流到地面后并没看到更多的动静,与外面看到的情况差不多,水也是通过地面的布局处理。

距离石球一步之际才慢慢的往下靠,此刻没敢有任何大意之处,更不敢让自己的情况有任何特殊而影响到当前的局势带来更大的危险。

落地,这才松了口气,一切安然无恙。

“水帘的情况确实很难受,你现在应该根据水流的位置再出手,找到机关关闭水帘和石球才能解决眼前的情况。”夏瑶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她的提醒,关键是机关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看到真相的到来。我现在没办法找到,且眼前也没动静。

从水帘下来的地方沿着墙壁看过一圈后依然是无果,貌似这是一场无解的画面,就算再出手也没办法从实际行动中来完成最后的破解。

机关的存在断然不会轻易出现,更何况如此凶险的画面。可机关除了隐藏在眼前还等去什么地方?

目光随即落在水中,既然是水帘产生的机关,为何机关不能在水的本身上?

“唐少爷,是否已经有想法,时间不等人,过了这块才能进入最终的地宫,赶紧出手。”夏瑶严肃的喊声再次传来。

这时候还如此着急只会乱了我的思绪,好在我足够冷静而不至于被她的开口打乱。

视线盯住后,思绪也随即集聚,沿着墙壁往水帘中伸手过去。碰到水的时候突然一阵冰冷的感觉充满全身,那种感觉更像是遇到了冰块而不是水。

本能的缩回后再看依旧是不敢多想,貌似这不是普通的水,伸手进去是否会被冻僵?

回头再看石球好像滚动得更快,我当即意识到情况已朝着我所想的结果靠近。

忍住这股寒冷伸手进去,一堵冰冷的墙壁挡住伸手。墙壁上有凹凸的痕迹,与那八卦机关图类似。

我没敢乱出手,忍住刺骨的冰冷继续在石门上不停的摸着。从上到下摸过后算是有了自己的肯定,要说只有唐家后人出手才能完成的说法并不是传闻。

摸着中间突出的石柱用力往下压,随着用力的深入被推动后,水帘的冰凉开始回暖。石门也开始挪动,缓缓往上收。

不出我所料,水帘背后的出手依旧是唐家所熟悉的飞水流星阵,外人不可能凭感觉摸出机关。一旦出手有误带来的后果无法想法,水帘会结成冰,墙壁会自动移动,石球的转动加剧,要想逃出去只有插上翅膀。

“石球停了!”小明的喊声再次传来的时候依旧是带着不可想象的感觉。

我没敢废话,石球只是停止还没有收回。情况的存在仅仅只是为了能得到一个简单的说法,石门是否可以打开才是重点。

“是否可以打开石门?”夏瑶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吓了我一大跳,回头见两人正一左一右的站着。再看身后早已没了石球,一切都是如此简单的出现。

解决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吧,还没看清楚到底怎么沉下去的就已结束,也难怪他们二人会如此冷静。

“有动静,石门好像在移动。”小明侧身听着喊道。

这小子倒是够机智,已经发现机关的打开。既然石门已打开也没必要浪费时间,加快出手完成任务。

“小心。”我刚准备冲过水帘突然一道水花冲来,我回身直接抱着夏瑶往后挡过,冰凉刺骨的冲击再次闪过,内心有种跳楼的感觉。

炸裂的画面闪过,再回头,水帘已不知去向,一道石门敞开着。黑麻麻的画面看上去多少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这就是最后一道洞室,通过后就能看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石磨,这是什么意思?”小明的手电打在里面疑惑的喊道。

一道圆形石磨很清楚的摆在中央,两侧站着两匹石马,非常气魄的正面相迎。

“果然没错,石磨相迎,通过石磨后就是我们要到达的目的地。”夏瑶冷静的喊道。

“此话怎讲?”我回头问道。

夏瑶抬头解释道,“这事是你父亲亲口所说,从他了解的记载中得知,石磨是一种象征,能看到石磨便证明行动已接近成功。但他也只是看到记载不敢确定是否属实,这次能在你手里得到确定也算得到了证实,可喜可贺。”

夏瑶这话说得我差点没哭出来,这时候还跟我说什么可喜可贺。父亲没能亲眼所见才是我最大的遗憾,现在已经得到证实的情况下是否又应该带着自己的意思再去完成父亲的遗愿?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走吧,时间不多了。”小明当时就不满的喊道。

夏瑶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会带来问题时也没敢再开口,伸手示意便走了进去。

深邃的洞室并没有多大,中间只有石磨存在。石马为何会出现不可知,与记载中的情况虽不敢有直接的肯定但还是存在一些出入。这种出入看上去并不是很特别,说得更简单点就是不在同一个高度上。

“石磨好像是假的。”小明把手电打在石磨上绕着圈说道。

“千万别动它,石磨很有可能藏着机关。”我连忙打住,不敢让画面出现任何一丝多余的想法。

小明自然不敢乱动,真到这个时候谁都不敢有冲动。

围着石磨看过一圈后还真没看出任何破绽,也没所谓的机关。

这事暂且停留此处,后面就是《潜龙在天》的地宫,找到地宫的入口才是重点。

“小明,夏瑶,你们二人小心往墙壁上靠近,决不能出现任何说法。石门没找到之前更不能出现太大的出手,记住,这是最后一道石门,危险非常大,千万要小心。”我谨慎的交代道。

二人随即展开行动后,我的目光依旧落在石磨上。

石磨是假的没错,而且是通体雕刻而成。从整体局面上再看并不存在特殊,重点的出现还没得到出手之前依旧是看不出所有。可整个洞室就这么个石磨又是怎么个说法,为何仅仅只是落在当前?

“有壁画,到底怎么回事?”小明跟着问道。

回头上前,小明正站在墙壁前看着。手电照亮的地方是一副很大的壁画,画的到底是什么完全看不懂。

“龙飞凤舞呀,为什么会出现这情况。我们能看到什么,又能从中找到什么线索?”小明再次带着疑惑问道。

我要是知道这情况就不会发懵,当前的所有格局都是一种无奈,真相的到来无法从根本再来确定便是未知的恐怖。当然,眼前的出手还处在一个被动局面的同时更应该想到后方的《潜龙在天》。

“像龙,但又不是龙。蛇也不是蛇,难道是暗示了《潜龙在天》的特殊?”小明跟着又问道。

这话听起来确实有点意思,真要把说法摆出来断然很难。

“很难说,壁画应该是暗示。”夏瑶上前一步又说道,“从整体篇幅来看应该是处在一个未知的状态,而且与石门存在关系。唐少爷,你是否有更好的说法?”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